邵郁

想做朱砂痣的红玫瑰,最后只成了蚊子血

【承花】得到回应的呼唤和被修补的破碎耳坠

【2.5k字  一发完

菜鸡选手的三小时产物】


DIO的躯体在埃及的初升阳光下化为灰烬,承太郎的埃及之行到此结束。在埃及的最后一个夜晚,他梦见了断裂的法皇结界,水塔上的花京院腹部血肉模糊,水流汩汩混杂高洁的灵魂。樱桃耳坠的碎片落到承太郎手里,风化成无人知晓的故事。

承太郎在机场与波鲁那雷夫告别,乘上回日本的飞机。他一直看着那张合照,目光似乎要洞穿那个红色刘海的同龄少年。乔瑟夫拍拍孙子的肩,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封口袋放到他手里。

“好好保管。”

碎裂的樱桃耳坠,安安静静地睡在冰冷的封口袋里。承太郎的手颤抖了一下,不自觉压低了帽檐。

“总有一天,可以再见面的。”...

如果我能够控制梦境

我希望我梦到所有与他同框的时刻

狭小的广播站

滥用职权的重默写

放学的同行

桥下的幽会

开了罐的啤酒永远喝不完

期望时间停止在每一个拥抱和亲吻的开端

当我睁眼醒来

还是在他的怀

然后慵慵懒懒地打个哈欠

埋进他的胸里再睡一个回笼觉

直到再次醒来

是宿舍泛黄的天花板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梦境像昨晚的梦一样

把我现实中最害怕的两件事糅合在一起

像是命运要给予我重重一击

醒来后恐惧感萦绕周身久久无法消除

心脏疼痛如被禁锢

冷汗滑过背部

可我不能屈服

人生的路还得走

成年前的夏日秘密03

越写越偏题了感觉要

算是铺垫

OOC预警

昨天发的时候体验到了人生第一次被屏

于是做了外链


https://m.weibo.cn/6583789172/4420755716072805

我怂了


等有时间了搞个外链吧

《绿衣》随想

(古代文学作业)
9.24
国风·邶风·绿衣
先秦:佚名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绿兮丝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无訧兮。
絺兮绤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诗经》流传至现世,由于年代久远,作者与内容难以考证,后人对同一诗篇的理解大相径庭。但《诗经》是编订之作,我想编者编订之时一般会将内容思想相近或有联系的两篇诗放在前后位置。
《绿衣》在《柏舟》之后,《柏舟》今人虽多认为是女子伤怀自身所作,但也有人认为是表达男子爱国忧己之情。而《绿衣》,古人多认为是庄姜夫人因失位而伤己所作,今人认为是丈夫悼念亡妻...

古代文学老师上课布置了作业
就305篇诗经里的某一篇写评论性的赏析文章
305篇浏览了一大半最后定了《绿衣》
尽管自我的理解跟译文完全不同,但发现这篇本身还有其他理解后,就确定要以自己的理解去写这份作业。
写了一半,把自己对《绿衣》的理解差不多写完,大概意思是出来了,只是有个地方不知该怎么解释才通顺。
所理解的,全诗想表达的,是一个人对礼乐崩坏的愤慨,和无奈。
绕着这个中心点,明天再抽空想想吧

我知道了

我一点也不擅长开车

我的车开得也太垃圾了

亡灵法师会梦到许愿池吗

瞎取的题目
bug众多因为是随手写的所以很多东西也没去考究
跟游戏小说设定绝对有出入
我永远喜欢克总.jpg

达拉然的许愿池是遭受阿克蒙德破坏后留下的唯一存在。过路的旅人在许愿池边休息时,往往能捞出一些硬币。硬币上写着愿望,不同的署名标志着不同的故事。

你是达拉然一名普通的学生。

有一回你捞起一枚金币,金币上光泽依旧,隐隐有着一丝魔法存在。你觉得这是一枚有些年头的金币,当你仔细看金币上的字时,却不由得怔住了。

「有时候……我真希望有人能给我一个热情而温暖的拥抱」

署名是克尔苏加德,你曾在达拉然的教科书上见过这个名字,当然,这个名字是作为纳克萨玛斯的大巫妖而被你熟知。

巫妖克尔苏加德...

© 邵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