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郁

想做朱砂痣的红玫瑰,最后只成了蚊子血

【承花承】久别重逢

【被作业压垮前最后的小甜饼】
 【OOC预警】

承太郎曾梦见和花京院的久别重逢。

从SPW的飞机下来的花京院脚刚沾地还没站稳,承太郎迎面跑过来扑到花京院身上将他抱住。他把花京院整个搂在怀里,红色发丝里的香波味道扑面而来。

花京院撞在承太郎结实的胸肌上一下有些茫然,黑色的校服上带着浓烈的烟味,混合着承太郎自身的荷尔蒙气息,让花京院一下有些上头。但他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双手环住承太郎的腰,把自己埋进承太郎的怀里。

承太郎捧住花京院的脸,俯下身吻住花京院的嘴唇。花京院反客为主用他灵巧的舌撬开承太郎的口腔,捕获他的那块柔软。

承太郎的喉腔发出阵阵低吟,呼吸不均匀地散在花京院的上唇皮肤。花京院的舌尖滑过承太郎舌上的每一个敏感点,酥酥麻麻的触觉从口腔延展到全身,承太郎的耳垂通红,脸颊火热起来。

花京院释放他的俘虏,嘴角的晶莹唾液是他的战利品。

“我回来了,承太郎。”

承太郎压低帽檐遮住自己眼角的泪珠,又一次抱住花京院。他们抱得紧实,在彼此肩头交换呼吸,世界上仿佛此时只剩他们两人。

“欢迎回来。”

梦醒时分承太郎睁眼只看到旅馆的天花板,时钟指向两点五十。

花京院现在怎么样了?承太郎想着,失了眠。

他们的重逢发生在数小时后。承太郎听见细微的呼唤他们的声音,失踪的伊奇出现在巷口,伤口上的包扎精细不似普通人所为。

“刚刚那并非伊奇的声音,我听见的是人叫我的声音。”

承太郎环顾四周,那个声音,是那个人没有错了。

“伊奇应该是受到敌人的攻击……在它濒死之际,有个少年带它去就医,而帮他动手术的,正是SPW财团的医生。”

戴着墨镜的红发男人走到他们身边站定,“就跟我的眼睛一样。”他取下墨镜,眼睛的伤痕明显,紫色的眼眸里反射着开罗太阳的光芒,摄住了承太郎的目光。

也许是因为出现地突然,也许是因为大家都在旁边,也许是两人之间的久别重逢其实并没有那么激烈的外在表现,承太郎并没有如他梦境里一般和花京院拥吻。

在其他人都问候过花京院后,承太郎走到花京院面前,两人仅仅是握了握手。

“承太郎……”

“…………”

在伊奇的带领下他们走到了DIO的所在地,没有人看到在他们背后两米的地方,紫色和绿色的替身交换着来自本体的拥抱和亲吻。

End

评论(1)
热度(11)

© 邵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