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郁

想做朱砂痣的红玫瑰,最后只成了蚊子血

【算是记梗,在写

第一人称我,有私设

其实是刀吧

我在写什么玩意??】


我在开罗旅行时在几天前据说是遇到事故被破坏的储水箱旁边捡到了一块绿宝石

绿宝石里的声音像我讲述了一个冒险故事

我被故事里十七岁穿着绿色学兰的少年的感情感动

那个声音拜托我将绿宝石交给名为空条承太郎的日本男人,并且不要对其他人提及这块绿宝石的存在

而我没有发现除了自己没有人能看到这块绿宝石

我经过多方打听,终于在第五年即我高二的时候得知名为空条承太郎的男人在某大学做教授

我拼命学习考上了那所大学,选了空条教授所在的专业,突破重重难关成为了空条教授的研究生

当我终于找到机会与空条教授独处时,我将绿宝石交给了他

平日里不苟言笑,冷酷严肃的空条教授看到绿宝石后

脸上露出少有的震惊。我一五一十地将前因后果讲给空条教授听。

空条教授向我道了谢,将我请出了办公室。

我站在办公室外面,荧光绿色的触手从门底下伸出到我面前,我下意识触碰了触手,听到空条教授的哭声

我听见典明向我道谢

后来的一段时间空条教授一直带着笑容,有大胆的学生问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好事。

失而复得

这是空条教授的回复

失而复得的到底是谁呢,是教授还是典明

失而复得的到底是什么呢,是典明的爱,还是教授的回应


评论
热度(10)

© 邵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