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郁

想做朱砂痣的红玫瑰,最后只成了蚊子血

【花承】壳

【应该可能会有后续】

【其实跟题目关系不大】

【灵感来源是王安忆《长恨歌》里的一段


     二十六岁的人,是有些刀枪不入了 不像十七八岁的少男,什么都是照单全收,哪怕日后再活生生地剥开,也无怨无悔的。二十六岁的心是已开始结壳的,是有缝的壳,到三十六岁,就连缝也没有了】


所以是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呢?

评论
热度(9)

© 邵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