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郁

想做朱砂痣的红玫瑰,最后只成了蚊子血

【花承】橘

深夜车车,菜鸡选手不请自来

生存院设定 花承同大学同宿舍

感谢食用


霜降后第五天,气温又下降了几度。花京院典明裹紧他的大衣,就着湖边的昏黄的灯光朝着学校的超市走去。

餐巾纸、洗发水、发胶、沐浴露……花京院细细核对完清单,结完账走出超市,瞥见了超市旁边的水果店。

十月底早已经不是樱桃上市的季节,柚子倒是秋末的主角。逛了一圈水果店,花京院的目光却落在冷柜里切好的橘子上。

学校的水果店会把橘子切好摆在盒子里,切片的橘子整齐排列,鲜嫩的果肉溢出汁水顺着内盒壁慢慢流下,一片片的水渍在盒壁上晕开。

鬼使神差一般花京院买了那盒橘子,撬开盒盖用附带的牙签插进一块果肉,果粒在齿尖炸裂散开一阵酸味。花京院不由皱起了眉头,盖上盒盖,正准备扔进路边的垃圾桶,但看到路上成群结队的情侣,突然想到了什么,就顺手放进了袋子里。

夜色里,没有人注意到红发青年嘴角的笑容和爬上耳垂的通红。

 

“我回来了,他们都不在吗?”

“你回来了。他们出去玩了。”

“承太郎。”

“。”

有人说心灵相通的人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想法,空条承太郎对此深信不疑。恋人战时是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当他看到花京院张扬的红色刘海飘起,紫色的眼瞳躲在半眯的眼睑背后,丰润嘴唇上的水渍在乳白色的灯光下闪着星点光芒,挂着鲜红樱桃耳坠的耳垂红得发热,他就知道今晚注定不得安宁。

“呀嘞呀嘞daze”承太郎压低帽檐,转身坐到床上。头顶的日光灯被倏地关掉,黑暗的寝室里仅有呼吸声起伏。

“承太郎。别动。”


“果然还是你甜。”


法皇的触手渐渐消失,承太郎半撑着身子转过来,面朝花京院。花京院环住他的脖子抱紧他,刘海磨蹭着承太郎的发梢。

这是他们的习惯。

证明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证明一切都非梦境。


评论
热度(27)

© 邵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