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郁

想做朱砂痣的红玫瑰,最后只成了蚊子血

【算是记梗,在写

第一人称我,有私设

其实是刀吧

我在写什么玩意??】


我在开罗旅行时在几天前据说是遇到事故被破坏的储水箱旁边捡到了一块绿宝石

绿宝石里的声音像我讲述了一个冒险故事

我被故事里十七岁穿着绿色学兰的少年的感情感动

那个声音拜托我将绿宝石交给名为空条承太郎的日本男人,并且不要对其他人提及这块绿宝石的存在

而我没有发现除了自己没有人能看到这块绿宝石

我经过多方打听,终于在第五年即我高二的时候得知名为空条承太郎的男人在某大学做教授

我拼命学习考上了那所大学,选了空条教授所在的专业,突破重重难关成为了空条教授的研究生

当我终于找到机会与空条教授独处时,我将绿宝石交给了他

平日里不苟言笑,冷酷严肃的空条教...

【承花承】久别重逢

【被作业压垮前最后的小甜饼】
 【OOC预警】

承太郎曾梦见和花京院的久别重逢。

从SPW的飞机下来的花京院脚刚沾地还没站稳,承太郎迎面跑过来扑到花京院身上将他抱住。他把花京院整个搂在怀里,红色发丝里的香波味道扑面而来。

花京院撞在承太郎结实的胸肌上一下有些茫然,黑色的校服上带着浓烈的烟味,混合着承太郎自身的荷尔蒙气息,让花京院一下有些上头。但他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双手环住承太郎的腰,把自己埋进承太郎的怀里。

承太郎捧住花京院的脸,俯下身吻住花京院的嘴唇。花京院反客为主用他灵巧的舌撬开承太郎的口腔,捕获他的那块柔软。

承太郎的喉腔发出阵阵低吟,呼吸不均匀地散在花京院的上唇皮...

【承花】和你相见在明天

早起以后发现被屏蔽了

想想可能不是一个适合发的内容,就直接删了

但还是存了点私心

放微博了


他们相见在明天

【承花】得到回应的呼唤和被修补的破碎耳坠

【2.5k字  一发完

菜鸡选手的三小时产物】


DIO的躯体在埃及的初升阳光下化为灰烬,承太郎的埃及之行到此结束。在埃及的最后一个夜晚,他梦见了断裂的法皇结界,水塔上的花京院腹部血肉模糊,水流汩汩混杂高洁的灵魂。樱桃耳坠的碎片落到承太郎手里,风化成无人知晓的故事。

承太郎在机场与波鲁那雷夫告别,乘上回日本的飞机。他一直看着那张合照,目光似乎要洞穿那个红色刘海的同龄少年。乔瑟夫拍拍孙子的肩,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封口袋放到他手里。

“好好保管。”

碎裂的樱桃耳坠,安安静静地睡在冰冷的封口袋里。承太郎的手颤抖了一下,不自觉压低了帽檐。

“总有一天,可以再见面的。”...

© 邵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