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郁

想做朱砂痣的红玫瑰,最后只成了蚊子血

【花承】橘

深夜车车,菜鸡选手不请自来

生存院设定 花承同大学同宿舍

感谢食用


霜降后第五天,气温又下降了几度。花京院典明裹紧他的大衣,就着湖边的昏黄的灯光朝着学校的超市走去。

餐巾纸、洗发水、发胶、沐浴露……花京院细细核对完清单,结完账走出超市,瞥见了超市旁边的水果店。

十月底早已经不是樱桃上市的季节,柚子倒是秋末的主角。逛了一圈水果店,花京院的目光却落在冷柜里切好的橘子上。

学校的水果店会把橘子切好摆在盒子里,切片的橘子整齐排列,鲜嫩的果肉溢出汁水顺着内盒壁慢慢流下,一片片的水渍在盒壁上晕开。

鬼使神差一般花京院买了那盒橘子,撬开盒盖用附带的牙签插进一块果肉,果粒在齿尖炸裂...

【花承】壳

【应该可能会有后续】

【其实跟题目关系不大】

【灵感来源是王安忆《长恨歌》里的一段


     二十六岁的人,是有些刀枪不入了 不像十七八岁的少男,什么都是照单全收,哪怕日后再活生生地剥开,也无怨无悔的。二十六岁的心是已开始结壳的,是有缝的壳,到三十六岁,就连缝也没有了】


所以是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呢?

【承花承】久别重逢

【被作业压垮前最后的小甜饼】
 【OOC预警】

承太郎曾梦见和花京院的久别重逢。

从SPW的飞机下来的花京院脚刚沾地还没站稳,承太郎迎面跑过来扑到花京院身上将他抱住。他把花京院整个搂在怀里,红色发丝里的香波味道扑面而来。

花京院撞在承太郎结实的胸肌上一下有些茫然,黑色的校服上带着浓烈的烟味,混合着承太郎自身的荷尔蒙气息,让花京院一下有些上头。但他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双手环住承太郎的腰,把自己埋进承太郎的怀里。

承太郎捧住花京院的脸,俯下身吻住花京院的嘴唇。花京院反客为主用他灵巧的舌撬开承太郎的口腔,捕获他的那块柔软。

承太郎的喉腔发出阵阵低吟,呼吸不均匀地散在花京院的上唇皮...

© 邵郁 | Powered by LOFTER